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草居@网易

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公务员生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痴草声声】苏小小  

2009-12-08 23:01:30|  分类: 【痴草声声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痴草声声】苏小小 - 杨痴草 - 香草居@网易

苏小小

文:明戈
乐:云水禅心
诵:杨痴草



        带着烟雨江南的梦,寻迹于苏杭;当一秋烟雨洗尽满身尘垢之后,我才来见你。

        西泠下,幽兰露,草茵松盖依如旧,风裳水佩间弦声,只是翠烛渐冷,那一辆往来于西湖之侧的油壁香车,载着南朝的风月,到这里时,早已散入都市的夜色中去,只有灯影书间,还流着车辙的香味。已无处探得你的容貌,但循着你的车迹,沿湖而行,在稀疏的霓虹灯下,曲桥低处,八角亭里,我看见了曾梦已千回的你的名字:苏小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深秋的湖夜,烟雨如诉,风作箫,水为琵琶,“斜插玉梳云半吐,檀板轻敲,唱彻黄金缕……”在低诵轻唱之中,我极力搜寻着有关你的每一丝记忆。

      “苏小小者,南齐时钱塘名妓也。貌绝青楼,才空士类,当时莫不艳称。以年少早卒,葬于西泠之坞。芳魂不殁,往往花间出现……”张岱的记述过于冷艳,他故意忽略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男人,硬生生为你另找一个爱的归依,是不是在他的心底,也一样有着替阮郁的叹息,或者竟是纠结于你的幽逝?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年少多金、风度翩翩的阮大公子,和你同游半载,毕竟失约而去;你慧眼所识、重金所赠的鲍仁,也只能在你香消玉陨之后,作一回哭客;那些名重当时、风采逼人的江南才俊,却早已随着他们的诗文一同散入山风湖月之中。西子湖嘎然而静,只有那千年的月还存有你抚琴诵诗的剪影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而后,西泠桥悠然成了山水和文化间的一个支点,走来了白居易、李贺、苏轼、徐渭、朱彝尊、袁枚等一大批第一流的诗客文人,怀思吟咏之间,秀出一个凄婉冷幽的你。他们却不知道,凄婉冷幽原不过只是你发梢的一抹微尘。中国的文人总喜欢把自己执着于孤独之中,“当路谁相假?知音世所稀”,于是笔墨之间,也就把你塑成了一个凄婉冷艳的绝代佳人、红粉知己。只有康与之“南高峰,北高峰,一片湖光烟雾中,春来愁钉侬。郎意浓,妾意浓,油壁车轻郎马骢,相逢九里松”的这首《长相思》还留着你的活泼、轻快。

      “妾乘油壁车,郎跨青骢马。何处结同心,西陵松柏下。”也只有率真的你才写得出这么轻快、活泼的诗,也只有这样的诗才形容得出你的绰约和风度吧。那些赋诗、抚琴、赠金的时光,本只是你寄情山水的一段插曲;魏晋竹林之后,你在西泠施施然拾取了一段风骨,“闭阁藏新月,开窗放野云”,那闲淡如水、自在如花的你,又怎肯置身于俗世凡尘之中;阮郁随他去,鲍仁自来哭,你还是那个“生在西泠,死在西泠,葬在西泠,不负一生爱好山水”的你。

        隔了一千七百多年的时空,早已物是人非,只有西子湖依旧旖旎。本来有了断桥、长桥,西子湖也美到了极致,没有你,山光湖色仍是人间天堂;偏偏上苍还嫌不够,又生出一段西泠桥。江南山水,集了亿万年的灵气,又孕出一个惊才绝艳、侠气铿然、乐与山水共此生的你。有了你,西子湖才有了魂;有了你,江南山水的秀逸婉约才在西子湖这里具有了文人山水的典范意象。

       “湖山此地曾埋玉,风月其人可铸金”,西子湖何幸,小小何幸?
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