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草居@网易

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公务员生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痴草随笔】盃哉!诚彼娘之非悦。卵臀。  

2010-01-26 21:55:43|  分类: 【痴草随笔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听说标题长一点会很吸引人,所以我想试试。

      “盃哉!诚彼娘之非悦。卵臀。”作为我QQ签名已经有24个小时了。这24个小时里,经常要为看到这个签名的人解释。作为一个伪文学青年,我对这个签名很满意。这个签名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——算了,我会在结尾的时候提到的,不过你可以不用急着下拉,生命的意义在于体验这个过程,而不仅仅是为了追求一个结果,对么?就算对吧。

       实在有太久没写长的文字了,长是多少,我心里还真没谱,从小学到大学,作文的字数仿佛都是要求800字 或1000字或者1200字,大学的毕业论文居然要求7000字。   这篇文字不必考虑打分的问题,字数嘛,就不限吧。

       其实,打下标题的时候,我就已经预料到这会是一篇乱七八糟的文字。因为我到现在还没有想好,我究竟准备写什么,只是,太久没写长的文字了。

       最近的生活——最近又是个什么概念呢?经常有很久不见的朋友在QQ上问我,最近过的怎么样?我只是回答,老样子,对方便发来一个挨千刀的“哦”字,其实,我这个老样子跟当时我跟他一起的样子不是一个样子,他若是问我这些年过的好么,我估计会一口气打出个《红楼梦》来。生活的本质,就是纠结。

       今天在老爷子家蹭晚饭,抱着王谭织小朋友(点此进入王谭织小朋友的博客)回家,路上见一个书摊正在摆,于是凑上去看看有什么值得淘的好书没,老板娘听口音就是宝庆人,我在宝庆求学四年,因此说的两句宝庆话,于是便套近乎,老板娘看了看我,说,你要什么书,这里有色情书。我汗,我连忙说,我不看,我不看,有小说没?老板娘说,小说没有,只有历史的,接着就拿出一本《中越战争秘闻》,我掂量了一下,又单手翻检了一番,竟然没有一张插图,便失去了买的兴趣,何况最近我正在施行吃紧的财政政策,老板娘继续问,要么?10块,我说,怎么着也只要8块吧?老板娘说,最少要9块,靠之,马上带着王谭织小朋友逃离。以我在宝庆淘书的经验,这种书5块足矣。唉,谁叫咱家乡美呢,搞的人家都以为咱是富翁。

       昨晚录了刘年的《吉它,萨克斯,长号,夕阳》,【痴草声声】就有60首了,最近听的人越来越少,大概是审美疲劳了,哥琢磨着是不是要与时俱进改改风格了,可是哥这高风亮节也不是说改就改的了得啊,说到底,还是两个字,纠结。

       自从今年建立了来信来访登记备案制度后,我就等着人来,听他们的故事,然后高度浓缩到记录本上。前不久听了个好故事,于是就写了篇《谁动了我的存款?》,反响貌似还不错。今天临下班,又听了个故事。

       一个朴实勤劳的农村中年妇女,姑且称之为Z(汗,又是Z)。1953年出生,上个世纪70年代,老公L在一个煤矿做工,在井下挖煤。1981年,L患病住院,检查之后,诊断为尘肺,肺结核,肺气肿。住了一年多院,出院的时候,院长写了个条子给矿里,说,该同志不宜再在井下工作,否则随时有窒息的危险。矿长心蛮善,把L安排到矿办,干些烧茶扫地的细活。本来这日子也就慢慢安稳了,谁知好景不长,不久,矿长调走了。来的新矿长依然要L下井,L说肺上有毛病,不宜下井,矿长新官上任啊,三把火啊,你不下井难道我下啊?为了生计,L又开始下井挖煤,总觉得不适。记工分的人说L不卖力,有旷工的嫌疑,L也不做声,一个月后,身体熬不住了,就回家休养,就在这当儿,矿里以旷工为由把L给开除了。那是1984年,那年我一岁。

       L失掉了工作,便在家务农,因为肺上的毛病,时常还得吃药,又做不了重活,两个儿子嗷嗷待哺,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Z身上,约摸20年后,即2003年,岁月沧桑,使L的病情不断加重,一家的生活尤为艰难,Z决定为当年L被无故开除的事找个说法,跑了N多衙门,最后被推到经委,经委了解了情况,给了伊300大洋,并要伊回去,并答复会派工作组下去了解情况。Z拿了钱回去找矿里,矿里问,上头怎么说,Z说,给了300大洋,会派人来了解情况的,并要求矿里解下燃眉之急,矿里说,上面给了300了,我们这里就没了。不久后,经委的人下去了解了情况,最终给L一家上了低保。这事也就算这么缓和下来了,不然,Z又能怎样?约摸2008年底,Z因为L住院,生活所迫,又到县衙反映情况,县令很重视,召集了相关部门会商,要求矿里和医保帮L解决医疗费问题,并要求给L的两个儿子安排工作。县令发话了,医疗费倒是解决了,只是两个儿子就业的问题却没有着落,矿里不肯要他们。己丑年三月初二,Z的长子因为对生活失去信心,服农药自尽。这场意外导致L病情更加严重。Z悲痛之余,把在江南一带打工的次子召回,三人相依为命。故事说到这里,算是告一段落。Z此次来访,是因为L昨天在县衙反映情况时突然病倒,住院,急需要钱。无奈没有找到知州大人,寻思着来索些回家盘缠。我一路听,一路记着,心就像棉花糖一样,一下子软的稀里糊涂。唉,我又能做些什么呢?只能给些回家盘缠罢了。领到盘缠,Z千恩万谢的离去,并祝福我在宦场春风得意一马平川风调雨顺。Z离开办公室的时候,我望着她的背影,突然心中又多出无限的感慨。

       这样的故事听多了,心里会生出无比的悲凉来。

       突然觉得这篇文字该结尾了,兑现开头的诺言,把标题翻译成现代汉语:

      杯具啊!真他妈的不爽。蛋腚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