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草居@网易

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公务员生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痴草随笔】啊!凡事欲速则不达。  

2010-02-05 11:17:59|  分类: 【痴草随笔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一直想看《阿凡达》,想看那什么爱马克思三弟版,无奈澧州这小地方没有,又没有机会去省城。前不久在网上找了个TC版(之前一直不知道TC是什么意思,后来看了网上的影评,说什么普通版和爱马克思三弟根本没得比,而TC比之普通版又不及,终于才悟到,原来TC就是“太差”的意思),下了又一直不想看,因为怕看的不过瘾。昨天中午终于开始忍不住看了。觉得还是不错的,因为看到一半我就感动的稀里哗啦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其实整个故事情节也不见有多新,我个人感觉,就是衙门在某地发现了一些宝贝,但是那儿有一颗大树,树上有个大马蜂窝,一群消防队员去端马蜂窝。这些马蜂智商很高,他们随时带着即插即用的连接线,可以和大树建立连接。他们还会骑六只脚的食蚁兽和金刚鹦鹉。跟着消防队员去的有些科学工作者,他们试图打入马蜂内部,先跟马蜂协商一下,让他们主动搬走,后来跟马蜂建立了感情,最后他们和马蜂们一起赶走了消防队员。当然战斗的过程是悲壮的,结果是发人深省的。

       故事情节和我朝历史上南柯一梦有些类似,梦醒时分,依然是残酷的现实。

       又让我想起大概十年前看的另一部电影——《人猿星球》,说的是一群科学家驾着飞船带着一群猴子去太空做实验,后来飞机失事,一名宇航员乘坐小型飞行器,经过很长时间的坠落,掉到一个星球上,星球上全是高智商的猿,然后他跟首领的女儿恋爱,融入了猿群,猿群有一个传说,说他们的祖先是从天而降,故事的结尾,宇航员找到了猿们当做太庙般的神秘所在,发现居然就是当年他们的飞船。正好一个小猴驾着飞行器从天而降,被猿们奉为神灵,宇航员定睛一看,这不就是用来做实验的小猴么?原来是时空错乱,当年失事的飞船掉到了这座星球上,猴子们经过很长时间的进化,变成了猿,并且具有很高的智商,而宇航员本人穿越时空也恰好到了这个星球。看完,让我唏嘘不已,也许地球人的起源也是如此。我们的祖先本来是另一群高级生物的实验品,不小心飞船失事,就落到了地球上,然后我们进化成现在这个样子。所谓的上帝,就是一群科学家罢了。

       同时又让我想起十多年前在《科幻世界》上看到的一个短篇小说,一群人到了另一个星球,发现一群猪在追逐人,然后杀掉吃肉,他们觉得恐惧,猪居然这么残暴。后来他们终于和这群猪沟通上了,猪们说,在我们的星球,人就是你们地球上猪的模样,而猪又恰好是人的模样,你们整天杀猪吃肉,觉得残忍了么?仔细想想也是,本来就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子,说掌管一个星球的生物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形态,正应了中国一句古话,人不可貌相啊!

       汗,下笔千言,离题也就万里了。

       还是说《阿凡达》,目前一种主流的评论,说《阿凡达》反映的就是反暴力拆迁的故事,李承鹏如是说,韩寒也如是说。仔细想,也还真是这么个理,但感动我的绝不是反拆迁,而是NAVI星球上的唯美画面。就当是一场梦也好。梦醒了,发现自己还是在地球上,拆迁依然在继续。我朝太祖建国后,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土地改革,狠狠的修理了地主们。现在想来,当年的地主也并不是那么万恶,现在的地主更是可气。现在的地主不停的圈地,建房,这还不上算,还要拆老百姓的房子,让老百姓都去做房奴。等到老了,房贷还清了,房子也就住的差不多了,新一代的房奴重新开始。许多不愿做房奴的人意识到了这个局面,于是奋起抗争,惨烈者莫过于唐福珍,按照刘年的说法,为了庆祝祖国60华诞,她点燃了一只蜡烛,但她的这只蜡烛实在抵不过天安门广场前那些绚丽的烟花。

       本吏这几日心气很不顺,对上访的也没个好脸色,话不投机便拍案而起,估计人家心里要暗骂狗官了,实际上,我还真算不上官,古时,七品才是个芝麻官,我就是个吏罢了,还是个不入流的从九品。骂我狗官者,大可骂我猪吏也。其实我心里何尝不同情他们,他们的故事一个比一个凄惨,本吏素来也不是铁石心肠,无奈本吏职责所限,所能赐给的盘缠也少极。本来本吏整日处理些琐事就已经够烦的了,偏又来聒噪,说什么,一百大洋,怕是打发叫花子吧!混账东西,这样的话你领了去背后说说也就罢了,偏要当着本吏的面说,朝廷赐给你们过年盘缠已然是皇恩浩荡了,如此不识好歹,本吏自然要训你一番了。居然还有些刁民称我为国民党,把本吏的肺都快气炸了,要不是本吏平素烟抽的多,肺已是久经考验,不然一下子炸掉还真不可知。

       罢,罢,卵臀,卵臀。

       年关将近,昨天下午,安抚司举行了一场业务考试,虽然题不多,却着实把本吏难倒了,第一个题是将当朝九公依次排序默写出来,本吏居然想不起来,错把长春公写成了庆红公,幸好胡吴温贾四公倒是记得,其他诸公排位确记不分明。虽然有些衙役把长春公写作常春公,甚至把克强公的名讳写成了克勤,倒也可以聊作笔误,本吏的失误实在太大,要是在中正朝,本吏怕是人头不保。不过本吏的综合得分还是蛮高,82,比主簿只少了一分,倒也勉强可以宽慰一番。由此观之,还是要多学习啊。

       明日腊月廿四,中午安抚司安排了团拜会,吃完小年饭,大家也就各奔东西了。本吏没有东西,只有自挂东南枝了。

       盃哉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