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草居@网易

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公务员生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痴草随笔】公门桃李争荣日  

2010-03-12 23:16:27|  分类: 【痴草随笔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   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公务员考试报名的时候了,因为我由中举而入公门的缘故,许多相干人等向我询问考试的相关事宜,均对症一一解答。

        今天晓春贤弟又和我谈及此事,无意间从脑子里百度到当年看到的一幅对子:
        “公门桃李争荣日
         法国荷兰比利时”
         这幅对子堪称无情对的典范。上下文从意思上看没有任何联系,但对仗却极其工整。并且下联用了三个国名,却一点也不生分。这样的无情对,又例如“一匹天青缎,六味地黄丸”。

         “公门桃李争荣日”据传是一句唐诗,有人说是杜甫的,我百度了很久也没有结果。现在想来,这个对子用来形容当下的科举试倒也还恰如其分。
         ”公门“,此处可理解为公务员考试之门。公门大开,受党教育多年的”桃李“们在”学而优则仕“的鼓舞下挤破了脑袋往里钻。“争荣”二字简直用活了。
         至于下句,”法国“也许大家不好理解,其实,我个人认为,我朝实际上一直是以法治国。这个“法”,大家可以复习一下韩非子,懒得去复习韩非子的,想想秦皇汉武也就知道了。
       ”荷”、“兰”,向被士人所称颂,引为高洁之典范。诸如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静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(周敦颐《爱莲说》)。
        据说,孔子曾经做了一首《幽兰操》来赞兰:
        “习习谷风,以阴以雨。
  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。 
    何彼苍天,不得其所。  
       逍遥九州,无所定处。
  时人暗蔽,不知贤者。
  年纪逝迈,一身将老。”
        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又特意和了一首《幽兰操》:
“兰之猗猗,扬扬其香。
不采而佩,于兰何伤。
         今天之旋,其曷为然。
         我行四方,以日以年。
         雪霜贸贸,荠麦之茂。
         子如不伤,我不尔觏。
         荠麦之茂,荠麦之有。
         君子之伤,君子之守。”
         近来的国产大片《孔子》的同名主题曲就改编自韩昌黎的这首诗。

         貌似又说了不少废话。本吏只是想说,在这样的背景下,荷、兰之比利,多少显得有些滑天下之小鸡鸡。

         每年科举之时,我总会缅怀一下当年本吏的风雨历程。本吏甲申岁大学毕业,受父命参加科举,之前七窍通了六窍,并且曾一度消极反抗,报了名被逼在家呆了一个星期后,就迫不及待的回到学校钻入故纸堆为我的毕业论文做文章了。及考试时,也是稀里糊涂,考申论那日恰逢本吏二十一岁生日,脑子里一团混沌,千余字的文章居然都没写完。后来成绩出来,申论只考了49分,令伪中文系出身的我甚感难堪,但总算平日看杂书有功,公共知识考了76.5,大大的拉了我一把,勉强挤进了公门。由此在乡为吏,后迁县吏,直到丁亥岁,也就是本吏的本命年,入了户部澧州安抚司做胥吏,戊子八月,授从九品。戊子十月,赴省城参加了一回国考,大败而归,申论又没写完,仅得了43.5分,从此断了进京之念想。

        在宝庆求学时,与我同寝室者十人,当年有三个进入公门,戊子年又考了一个。那样的学校,那样的氛围,命中率之高,让我不得不感叹。

        值得一提的是,本吏当年应科举试时,全县共招乡吏七人,报名之时,本吏发现不乏许多名校门生,而考上的七人,加了我这个伪本科,总共才两个本科生,其他的五人,多为师专毕业,其中有一个大学竟然学的是园林设计与管理。”学而优则仕“,不仅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      本吏应科举试时,恰赶上毕业分配政策结束不久,之前的大学生都还包分配,到我前几届,也分了不少,只不过因为编制卡的严,都是编外人员。到我那一届,全都要凭考了。当时竞争压力虽然不小,比如本吏报考的乡吏,招7人,参考115人,十六取其一。但及到参加国考之时,本吏报的职位招2人,参考的却有500多人了。公门日渐开,桃李争荣急。

       当然,也许很多人认为,本吏做此文颇有些“挤公车”的意味,未上车之前使劲挤,等到挤上了又连忙喊关门。其实本吏回想起来,进入公门纯属意外,并且打破了我早年在校园中的计划。只是在多数旁人眼中,进了公门足以光宗耀祖。吾从众。

        在公门中的日子,未必很开心。尤其为吏,诸多辛酸,如人饮水。初为乡吏时,一身是胆,颇有救世之志,历经无数敲打,棱角俱去。初,本吏奉命守乡衙门的电话,不敢怠慢,却经常接到乡衙诸大人甚至衙役的电话,要我代为买烟,买槟榔,或者打牌缺零钱,要我去换。敢怒而不敢言。及为县吏,做跟班,更是大气不敢出。直到后来到了安抚司,境况有所改观,也有了许多自有,只是案牍之劳形,亦不足为外人道。

        此外,值得一提的是,向我求教的诸位争荣的桃李,均对公安职位表示了浓厚的兴趣。大概电视剧看多了,觉得公安经常说“执行公务”很拽吧。

         话多必失,就此搁笔。未尽之处,欢迎交流。
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<完>

补遗:
       突然想到,今天是植树节。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百年之后,不知何之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