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草居@网易

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公务员生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杨痴草说】叁  

2012-02-15 17:19:34|  分类: 【杨痴草说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2215   星期三  

 

痴:各位亲爱的童鞋们,大家好,欢迎大家来到杨痴草说。距离我们上次扯淡已经过去了十天。昨天是万人空巷的情人节,在此,对昨天奋战在一线的童鞋们表示亲切的慰问。我们今天的话题是故乡,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。但我希望我们的气氛能够轻松一点。

杨:有一句话流传甚广,说:“所谓故乡,就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。”

草:这话我也听说过,出处没考证过,但这话在理。再往上数个几千年,没准大家的祖宗都在一个窝里呆着。

痴:在你们的印象中,故乡是个什么概念。

杨:我对故乡这个词感觉一直很飘忽,没有归属感。我的人生第一记忆,是在一张吉普车上,我醒来,小嘴冰凉,那是我父亲塞给我的一团雪。那是在西藏,那年我三岁。然后,我在西藏成长,一直到七岁。然后,我回到了父亲的故乡。

痴:我注意到,你用了父亲的故乡这个词,你为何会这样表述?

杨:因为,我的第一记忆在西藏,我所能认同的故乡,也就是西藏。就好比一直被狗妈妈带大的小鸭子,总会认为自己是只小狗。

痴:当你回到你父亲的故乡后,你的思想发生了什么转变。

杨:我多年前写过一篇文字,叫《颜色的变迁》,写的是更多年前的事,其中提到过,在西藏,感觉天很蓝,有白云,一切都是那么清晰。第一次回到父亲的天空,看到灰蒙蒙的天空,我的心也便灰了。然后,我开始了被教育的历程,被告知,这个好,这个不好。尽管他们认为不好的东西我觉得好,他们认为好的东西我觉得不好。我念书一直不用功,当然,这是比较自尊的说法,其实,是用功也用不上。

草:我听说,少年时期的生活环境对人的影响,会影响一辈子,你怎么看这么问题。

杨:嗯,我认为不仅仅是少年,是从孩童时起。我感觉,到目前为止,我的生活历程有点颠倒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因为,在西藏,我基本上没机会学坏,实际上,在那个封闭的环境,我除了成长,几乎什么都没有学会。我七岁那年回到父亲的故乡时,才开始看到真正的玉米,西红柿。而之前,我都只是在书上看到。再后来,我知道人有好坏之分,那时看电视是一项主要娱乐,尤其对孩子而言,而那个时候的电视剧是很贫乏的,我们看《西游记》,看《济公》,看《乌龙山剿匪记》,会很明确的区分出好人和坏人,大家称之为“好家伙”和“坏家伙”,当坏家伙出现在荧屏上时,我感到恐惧和切齿的恨。因为在西藏,我已经学完了小学五年级的课程,所以回到父亲的故乡时,我插了班。本来父亲计划让我念四年级,实际上,那个时候一个学年行将结束,一个月后,就会进入五年级。村小的校长出了些题目考我,我轻松的做完,校长表示赞许,只是说年纪太小,怕跟不上。父亲说,那插三年级吧。校长说,三年级那个班几个小孩很调皮,怕他受欺负。于是,我插班上了二年级。一个月后,学期结束。我的伯父和父亲合伙在县城买了宅子,父亲回到西藏,我跟着伯父一起生活。然后我上了三年级,然后四年级,五年级,六年级。然后初一、初二、初三,然后高中,高一第二学期,我父亲的工作调回了市里,我便转学到了市里。然后高一、高二、高三,然后考大学,然后大一、大二、大三、大四。然后工作,一年、两年、三年,第四年的时候我结了婚。第六年的时候我有了孩子。到现在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了。

草:我感觉你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,而且你很啰嗦。

杨:我说了这么多,几乎概括了我目前为止的一生。而我要回答你的是,我从西藏回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,都没能很好的融入这个时空,乃至到现在,我依然是游离。而在西藏的那段时光,一直影响到现在,以后也会影响到我的一生。

草:你的话勾起了我的很多回忆,让我想起一些少年时光。人们对于故乡的回忆,大都会停留在少年时光吧。

痴:草,说说你对故乡的体会。

草:我少年时,住在县城里,但是我不喜欢县城的生活,因为我总觉得自已是被排斥和被遗弃的。每逢寒暑假,我都会去乡下住一阵子。我喜欢大片大片的田野,被小路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,还有小溪流过,小溪上有石桥,更早的时候,只是几个石墩。我喜欢看山,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山顶的树,我想象树上有什么小动物,也在看着我。夏天,我喜欢在晒谷坪里,坐着绷椅(注:湘西地区的一种躺椅,用木材制成支架,绷上布,可折叠,可调节高低,结实耐用,清爽透气)上听婶娘给我和堂兄出谜语。大多数的谜语总是以“对门山上……”开头,比如“对门山上一个蔸,爷儿母子天天抠(注:音欧,挖的意思)”,这个说的是饭甑。“对门山上一口缸,缸里的鱼儿白釀醸,哪个猜到赏他一碗白米汤。”这个说的是茅坑。还有连环谜,比如“生吃得,熟吃得,砧板上面切不得。”答:“水。”当答出水后,第二个谜语便是,“水、水,吃了就见鬼。”谜底是“酒”,接下去就是“酒、酒,吃了就呕。”谜底是“麻油”。有一个谜语我记忆犹新。“四四方方,稳稳当当,大户人家没得,在穷苦人家身上。”这个谜语我是猜不出来的,因为大户人家和穷苦人家的概念我都弄不太清楚。这个谜语你们能猜出来么?

痴:我知道答案,这里就不公布了,让我们让观众朋友们猜猜看。杨,你离开西藏这么多年,有考虑过回去看看么?

杨:嗯,前不久,我父亲在西藏的一个朋友,普布次仁,到内地来办事,专程过来看望我的父亲。我父亲六十岁的人了,在宾馆里见到普布次仁时,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激动地说话都打哆嗦。然后父亲请他们吃饭,聊起当年的许多事情,普布次仁当年大学毕业分配在我父亲工作的那个镇,现在当上了副县长。他告诉父亲,现在县城建成了国家的二级陆路口岸,从拉萨到县里也只要一天一夜就能到了。而在我的印象中,当年从县城到拉萨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。父亲激动的回忆往事,问这个是否好,那个是否好,当他得知一些故乡已经离去的消息,心情沉痛。父亲在西藏生活工作了二十多年,他的青春都献给了那里。我想,也许我所认为的父亲的故乡,更准确的表述,应该是爷爷的故乡。我准备明年进藏,去我的故乡看看。

痴:那就祝你能够成行。我们说了这么多,感觉二位都在回忆自己的过往,我们聊点别的吧。

杨:我感觉现在的很多人都已经模糊故乡这个概念了。

草:那为何每年过年,都还会有那么多人想方设法返回故乡。

杨:在很多年前,大家都呆在故乡,但一些人会出门远行,寻找他们的生活。现在,大家都生活在别处,只是在过年的时候,出门远行,回到故乡。我感觉这是时代的悲哀。

草:你是说,现在每年一次的春运,只不过是一场集体的旅行?

杨:按照我的理解,是的。古人说:父母在,不远游。而今是,因为父母在,所以每年过年,无论如何,也要远游回家看看。看看我们现在,多少留守老人,还有多少留守儿童,他们呆在故乡。而那些能够支撑起故乡的人,都已云游四方,建设着别人的故乡。有一件事,我很感欣慰,就是我知道我的出生地——我是说,我来到人世的那块土地——我每年都能回去凭吊。而很多人,虽然知道他的出生地,但已经无法回去凭吊了。

草:是啊,现在的小孩基本都出生在医院,出生在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。不过,俗话说落叶归根,他们最后也将会去那个地方。

痴:嗯,这倒真有些轮回的意味。我们很多人有个共同的故乡——产房。

杨:现在很多背井离乡的人,选择了一个地方,停留下来,生活,工作。然后成家,他们的孩子出生在那里。很多年后,他们的孩子长大,已经无法寻找故乡了。

草:就算是找到了,又能如何呢?现在报纸、电视、网络。经常能看到一些老兵回家之类的新闻。但是他们回到故乡,物是人非。

杨:嗯,其实历史上很多的人口迁移都与战争有关。要么是因为参军,驻守某地,然后就停留了下来,要么就是因为躲避战乱,隐藏于某地,然后停留了下来。又回到我们之前说过的,故乡,就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。

草:嗯,我们正在经历着一场有史以来范围最大的人口迁移,这也是一场战争么。

杨:或许是吧。我到现在,之所以对于故乡没有归属感,是因为,我已经漂泊了太久。而在每个地方呆的时间都不够长。而最后,我不知道又会流浪向何方。虽然,我到现在仍然将西藏作为我的精神故乡,但实际上,我就算回到西藏,也找不回少时的记忆了。

痴:我们都在成长,而痛楚就是成长的代价。故乡是个永恒的话题,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回避。由于时间关系,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吧,下一期我们聊一聊病的话题。各位同学,再会。

杨:再会。

草:记得关注哦,亲。

 

 

 

返回目录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