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香草居@网易

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公务员生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杨痴草说】贰  

2012-02-04 16:49:03|  分类: 【杨痴草说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224    星期六   多云

 

痴:各位童鞋,大家好,我们又见面了,今天是杨痴草说的第二期,本来这两天一直想说说的,但是忙的时候太忙,闲的时候太闲,所以就什么都不想说。

草:你还真二啊。

杨:今天我们说什么?

痴:你们都吃了么?

草:你才痴呢。

杨:草,正经点。痴,到底今天说点啥?

痴:今天我们就说吃,吃饭的吃。

草:一说还真饿了。

杨:这个话题很好,吃,从口从乞,乞,求也,吃的意思也就是嘴巴的渴望。

痴:我想关于吃,大家都有很多话想说吧。我们从生下来就开始吃,这么多年来,我们从来没有间断过的事情就是吃吧?

草:我觉得,这么多年来,我们孜孜不倦,一刻也不曾停息过的事情,是呼吸。

杨:关于吃这个话题,任何人都有发言权。历朝历代的文人骚客写的作品里都离不开吃这个话题,比如苏东坡,他就是个著名的美食家,别的不说,东坡肉大家都不陌生吧?他还专门写了《猪肉颂》:“净洗铛,少着水,柴头罨烟焰不起。待他自熟莫催他,火候足时他自美。黄州好猪肉,价贱如泥土。富者不肯吃,贫者不解煮。早晨起来打两碗,饱得自家君莫管。” 南宋著名词人陆游,也是一位精通烹饪的专家,在他的诗词中,咏叹佳肴的足足有上百首。郑板桥也对吃很感兴趣啊,他有"夜半酣酒江月下,美人纤手炙鱼头"之句,想想这画面啊,月色甚好,在游艇上喝酒喝到半夜,烧烤西施用纤纤素手烤着鱼头,时不时还对你回眸一笑,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。当然,我最喜欢的还是张志和的《渔歌子》里面的两句诗:"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"。想一想就情不自禁的流口水啊。
草:杨,你这些东西都是从百度上搜来的吧?
杨:当然,子曰:善著文者善用百度啊。
草:哪个子曰的?
杨:疯子。
痴:我们不说这个了,说说你们自己对吃的看法。
草:我想起小时候,最特别馋,但是那时条件不好,没什么吃的,我还记得小时候在西藏的时候,整个县城就一家商店,主要卖些生活用品,也有很少的吃的东西,印象最深的就是果丹皮了,这玩意现在超市里居然还有卖啊。后来回到故乡,看到了罐头,那可是好东西啊,我在西藏基本上没吃到水果啊,我记得刚回家那年,我参加奥赛,得了全乡第七名,奖了一支钢笔,回家我爷爷就奖了我一瓶罐头,那个时候,罐头可是稀奇东西啊。小时候基本没饮料喝,印象最深的饮料是东宝,在电视上打广告,用的是《新年好》的曲子:清早起来,空气好啊,一瓶东宝身体好。再往后,觉得火腿肠是最好吃的东西了,我小时候不喜欢吃肥肉,火腿肠一点也不腻,我还经常偷了藏在枕头下,晚上的时候吃。给大家说个故事,我那时刚从西藏回来,插班到村里的小学念书,因为年纪小,就念二年级,其实那时候离学期完只有一个多月了。我在西藏很少吃什么好东西,有一回班上组织文艺活动,大家都出去排练了,我因为新来,就没有参加,留在教室里,我看见前面女同学的课桌里有一块麦粑粑,就拿来吃掉了,话说味道还真不错啊。后来他们回教室,那个女同学发现粑粑不见了,就告诉了老师,然后大家都笑我是小偷。唉,真是无地自容啊。
痴:是啊,小时候的经历往往会影响人的一生。杨,你想说点什么?
杨:我很怀念大学时的时光,那时候条件也不怎么好,我的生活费每月是三百。那时候我喜欢写信,一套信封和邮票要1块钱,有时候运气好,八毛也能买到,我那时做过统计,大一那一年,我大概写了200多封信,这是我很大的一笔开支了。另外我还喜欢买书,虽然宝庆的书不太贵,但累计起来,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那时候上网开支很也大,所以能留给吃的空间就很小了。还好那时候念师范,有伙食补助,发放在餐卡上,一个月有55块钱。那时候馒头还是很便宜的,2毛钱一个,有一段时期,我经济很窘迫,就花两块钱买了一瓶辣酱,每天买七个馒头,早餐2个,午餐3个,晚餐2个,吃了一个星期。算下来,一个星期总共花费11.8,平均每天16毛钱。当时学校门口有两个小餐馆,一个叫元宝,一个叫梦味仙,我们把在那里吃饭叫做吃大餐,因为一个菜都要好几块钱。通常谁过生日,大家就凑份子,然后去山吃海喝一顿。10来个人,一顿饭下来,一般不会超过100块钱,对我们,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了,我最喜欢吃的菜是蚂蚁上树。后来,我们宿舍的围墙外面,有居民在家做了饭菜来卖,每个菜都标了价,通常一份肉也不过五毛钱,小菜是2毛到3毛不等。一顿饭也就是一块多钱。卖饭菜的在围墙那头搭了梯子,我们在这边递过钱和饭盒去,报上菜名,不到一会,那边就会递过饭盒来。因为味道可口,我们吃了很长一段时间,并且管那里叫御膳房。一到中午,大家就会把饭钵敲的震天响,然后吆喝道:用——膳——了——。图书馆后面有个海角参观,在那里吃一顿饭通常是3-5块,价格稍稍偏贵,但菜是现炒的,我偶尔去那里吃。在大学里有一顿饭我印象深刻,那是大二的时候,我跟几个老乡在外面合伙租了两间房子。我过19岁生日那天,郑重其事的邀请了几个老乡去打牙祭,自己去菜场买了只鸡和些小菜,自己做来吃。后来我去打了两大瓶米酒。2L那种瓶子,那个也就是四斤了。我们吃着火锅,喝着酒,唱着歌,嘴里含糊不清,然后就哇哇的吐。我那时有两个很要好的童鞋,一个叫杆子,一个叫河马,也都喝的乱醉。杆子喝醉了,出门去,半天没回来,他们出去找,循着哭声找到他,发现他坐在黑暗中的一棵大树下抱着树呜呜的哭。河马喝醉后被扶回宿舍,遇到俩小情侣,甩了那小男生一耳光,幸亏那小男生还算一善茬,不然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是非也。而我那日的事迹,自己只记得在迷糊中端着空碗,央求他们把鸡屁股给我留下。后来的事是第二天听他们说的。我喝醉了,阿顺和阿平驾着我回宿舍去睡,路过女生宿舍时,我突然对着阿平说,你是飞行员吧,又对着阿顺说,你是空姐吧,坐飞机的感觉真好啊。后来这段子被他们传说了很久,以至于多年后阿平见到我,还问我,还记得空姐么?
痴:是啊,大学时代的事情真是令人回味无穷,同学之间的友情是不可替代的。
草:我想起曾经写过的一首小诗,叫同桌:
    当年同桌
    稚子童颜
你借我的橡皮
现在都没还
 
如今同桌
推杯换盏
你许我的诺言
莫须会实现
 
他年同桌
相顾无言
我们的青春
一去不复返。
如今的同桌,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当年的同桌了。
痴:草,你扯远了。你回忆一下,关于吃,你还有没有特别的回忆?
草:嗯,说起吃,我还想起小时候过年,那时候过年真是值得期待的事啊,因为过年就有好吃的。鸡鸭鱼肉,一桌子好菜,就着鞭炮声吃,好不快活。不过说起来,我还是对火腿肠炒黄瓜一往情深啊。我想起有一年过年,吃王八,过年前,王八养在水池里,据说是为了洗净肚里的泥沙。我每天去摸它,舍不得杀死它,要养着玩。但大人们哪里肯听我的呢,杀王八的情景我印象深刻,我的叔叔和堂兄主持这个事,我就在旁边看着,叔叔将一支筷子削尖,待那王八伸出头来,便迅速的将筷子扎下,刚好命中脖子,那血就汩汩的流出来。堂兄忙拿了预备好的装了盐水的碗来接那血,待接完便迅速的搅动。到了吃年饭的时候,我怎么也不肯吃王八。现在想来,那假仁义真是有些可笑了。因为我曾欢天喜地的看了杀猪,却并未因此不吃猪肉。还有一会是杀鸡,伯父命我抓住鸡腿,倒提起来,然后便操刀刎向鸡颈。一刀并未割出血来,那鸡却拼命挣扎,双腿并拢,狠狠的蹬向我的手,我一下没抓紧,便被鸡挣脱了。手无缚鸡之力,说的便是我了。
痴:呵呵,今天是正月十三,按照规矩,年要出了十五才算过年。今年过年,大家吃了不少好东西吧。
杨:说起来,如今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淡了,吃来吃去也没什么好吃的。无论去哪家,都是大鱼大肉,吃的真腻歪。
草: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,很多人连青菜都吃不到呢。
痴:说到吃,我们中国真是吃的国度,之前不就是有人说了,在中国,什么都可以用吃来表示。中国吃文化——谋生叫→糊口,岗位叫→饭碗,受雇叫→混饭,花积蓄叫→吃老本,混得好叫→吃得开,沾女人便宜叫→吃豆腐,女人漂亮叫→秀色可餐,受人欢迎叫→吃香,受人照顾叫→吃小灶,不顾他人叫→吃独食,受到伤害叫→吃亏,女人嫉妒叫→吃醋。
杨:你别说,有时候吃还真是叫人无奈。
草:怎么说?
杨:譬如饭局。我参加工作后,接触过很多饭局,山珍海味,飞禽走兽肉,吃过的也不少。也不是东西不好吃,只是那气氛,总教人受不了。规矩甚多,尤其是喝酒。孔子说,食不厌精脍不厌细,在饭局上就体现出来了。
草:饭局要看跟什么人,我也参加过很多饭局啊,同学、朋友聚会,大家就很惬意啊。不过我不太喜欢吃酒席,要是有几个熟人一起倒还好,特别是赴一些比较陌生的酒席,一桌子坐着的,大都不认识,你想夹个菜吧,大家使劲的转。你也不好意思跟人争,只能在夹缝中吃点菜。等大家吃的差不多了,便有人拿出早预备好的饭盒和塑料袋,这个说包回去给阿黄吃,那个说包回去给小白吃,阿黄小白还真是幸福啊。
痴:杨,你刚说到饭局之苦,苦在哪儿,能不能说出来给大家听听?
杨:这事不能说的太细。
草:别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,这么讳莫如深。
杨:或者,等我们说到第一万期的时候,我们再谈谈这个事吧。
痴:今天说了这么多,大家都很累了吧。当然,关于吃,大家能说的绝不止这么一点,每个人都有太多关于吃的回忆和故事。但是我也累了,今天就不说了。我们下期说说故乡的话题,大家准备一下。再见。
杨:再见。
草:退朝。
 
 

返回目录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